全职,梦百,月歌等,不定时看心情产粮,坑品奇差。
目前沉迷于艺术之星和月歌,非常心动。
特别好勾搭,但请有基本礼貌。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艺术之星·帝花】最好的你和更好的你

新的一年,第一件大事无疑是初诣。
虽然都已经从学校毕业,并且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当初一起创办了星艺活【搞】动【事】委员会的大家依旧感情很好,逢年过节都会聚在一起,初诣自然也是组团去。
一条寺帝歌一向守时,早早到了约定集合的地方,本以为最后到达的是前科累累【划掉】的葵,没想到连葵都踩着点到了,委员会唯一的女孩子爱咲小花在几分钟后才姗姗来迟。
“抱歉抱歉,路上耽误了一下。”她还没站定就开始道起了歉。
“没关系,迟到是女孩子的特权~♡”庵条瑠衣笑眯眯地说。
大家都表示理解,有说有笑地一起走进神社。他们来得不算早,神社里已经有许多人了,热闹得很。
穿着精致和服的橙发少女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场合,左顾右盼的,满脸都是兴奋。
她在赛钱箱前鞠躬击掌,神态虔诚地许愿。
“小花前辈许了什么愿望呢?”土笔茂音问。
爱咲小花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被表哥带刀凛太郎揉了头教训:“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啊!”
“我只是问一下,说不定不需要神明,我就能帮她实现呢?”
正牌男友一条寺帝歌:……
  
一群人闹了会儿,唯一的一对情侣被推了出去过“二人世界”。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一条寺帝歌一脸不相信,曾经的修罗场他还记忆犹新。
土笔茂音无情插刀:“我们只是不想被闪瞎。”
原本老老实实窝在主人口袋里的小刺猬探出头来分外欢脱地“啾”了好几声,像是在赞同一样。
葵他们也附和了几句,于是他和爱咲小花就脱离大部队,玩自己的去了【划掉。
身旁的姑娘脸红到不行,不用猜都知道脑子里一定还是一团浆糊,怕她一不留神磕绊,一条寺帝歌牵着她的手,然后她就懵得更厉害了……恶性循环。
之前牵他的手的时候不是很大胆么?他这样想着,却还是停住脚步,松开了她的手。
跟着一起停下来,愣了好几秒清醒了些的爱咲小花:“……?”
“那里可以抽签。”一条寺帝歌指了指不远处,“要去试试看吗?”
“啊?啊,好!”马上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本日的第一个大吉呢,恭喜了。我再送你一份小礼物哦~”年轻的巫女手掌一翻,变出一支小巧的花簪,借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地为她戴上了 。
收到了新年第一份礼物的爱咲小花愣了一下,微红着脸道谢。
巫女小姐摆了摆手,笑道:“嘛嘛不用谢,这支簪子很适合你。新年快乐,可爱的小姐。”
“新,新年快乐>//////<”脸又红了几分。
沦为背景的一条寺帝歌:……
“好了,不聊了,你的男朋友还在等你呢。”她轻轻推了一把爱咲小花,“时间宝贵呢,去好好玩吧,这里的御守很不错的哦,尤其是恋爱御守 ^_^ ”
橙发姑娘的脸又一次红透,几乎是挪回了自家男朋友的身边,声音还带颤:“久、久等了,走走走走吧……”
然而十分钟后,她手里捏着粉红色的恋爱御守,大脑彻底死了机。
反观一条寺帝歌,虽然也有些不自然,但依旧非常妥善地收好了御守。
一对的呢。

住着豪宅上过名校的一条寺帝歌,生平第一次有“一个神社居然这么大”的感叹。
神社当然没有一条寺宅和星艺校园大,他之所以这样焦躁是因为爱咲小花不见了。
是的,不过是多看了几眼一座散发着夺目闪光的雕塑,转头就找不到她了,来参拜的人太多,三五成群花枝招展的姑娘里唯独没有他家的那一个。
她的手机关机,大概是没电了……简直祸不单行。
出游走散,手机没电,真是烂俗的剧情。
然而自己弄丢的女朋友,还得自己找回来。
……
他又经过了之前抽签的地方,那个巫女还在,身边多了个茶色头发的少年,两人正趁着没人来抽签的空档聊天,气氛看起来不错。
“哎呀,这不是之前那个小姑娘的男朋友嘛。”她发现了一条寺帝歌,热情地打招呼,“怎么没看见她?难道是走散了?”
这么说她也没看到。他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唔,今天人多,是很麻烦。”她想了想,“去挂绘马那边看看?别着急,人丢不了,恋爱御守会保佑你找到她的哦 ^w^ ”
她说的地方确实还没找过,一条寺帝歌选择性无视了不着调的后一句,道了谢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少年的疑问:“你怎么知道他有那个御守的?”
“猜哒!”巫女小姐答得飞快。

尽管并不怎么相信巫女说的恋爱御守的话,但一条寺帝歌还是抱着一点点期待在心里说:“请让我找到她吧。”
那句中国诗怎么说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诗人找到了村落,他找到了爱咲小花。
她正低头认真地在绘马上写字,左手腕上挂着手袋和一个面具,拿笔的右手秀气好看。
“那边的小哥,要来个绘马吗?”守摊的青年问道。
他点了点头,走到摊位前,爱咲小花的身边。
“诶?帝歌君!”少女的第一反应是把绘马遮了起来。
“……咳。”一条寺帝歌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接过了空白的绘马,“那我的也不给你看。”
围观青年内心:你们好幼稚哦。年轻真好。
 
感受到了微妙的低气压,爱咲小花想了想,如实把愿望说了出来。
“我呀,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的进步,离妈妈再近一点。”她微笑,“当然,不能只是寄希望于神明来实现,我得靠自己去达成,那样才有意义。”
一条寺帝歌应了一声,说道:“我在绘马上写的是‘让我女朋友的愿望实现’——这样的话。”
毕竟他也习惯了独立去完成什么事,如果真的有能实现愿望的神明,那他倒希望她的愿望可以被实现。
橙发的少女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诶?!帝歌自己没有愿望吗?”
有是有,一是“和爱咲小花在一起”,二是“和爱咲小花一直在一起”,前一个已经实现,后一个他想用余生亲自践行。
所以说来他俩是一类人,更偏向于自己努力而并非向“神明”或别的什么人请求帮助。
“还没有要拜托神明实现的愿望。”一条寺帝歌说,“我们拥有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总要自己努力的,做人不能太贪心。”
少女点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他不禁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但是看着那一丝不苟的发辫和精巧的头饰还是没下得去手,动作硬生生改为替她理了理微乱的鬓发。
“更何况,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遇见了全世界最好的你。”他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还能站在你的身边,带着欣慰和骄傲的心情,见证你一步步靠着自己的努力,变成更好的你。”
“而这样好的你,是属于我的。——这是最让我高兴的事情。”
 
我就这样END了会不会很不厚道,但是还是就这样END了吧,有脑洞再开别的。
 
END

新欢乙女番……有人看吗

评论(7)
热度(15)

©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