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梦百,月歌等,不定时看心情产粮,坑品奇差。
目前沉迷于艺术之星和月歌,非常心动。
特别好勾搭,但请有基本礼貌。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鹤婶】夜半无人私语时

★虽然很想用来混但不算在五十日鹤婶内,仅为个人友情赠送

远征回来是深夜了。
鹤丸第一时间去冲了个澡洗掉身上的血和汗,匆匆穿了干净衣服往房间赶。
噢,准确地说,是缘川的房间。
少女现在应该已经睡下了,素来睡眠质量良好的她应该……不会被一些轻微的响动惊醒——比如说,小礼物被放在枕边的声音。
啊哈哈这样主殿明早起来的时候就会吓一跳了呢。
房间的灯亮着。
他愣了愣,看到里头少女的身影模模糊糊地映在纸门上,背挺得笔直,似乎是在写着什么。
挑灯夜战啊,可怜姑娘。
“我回来啦!”他开了门,对缘川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回来就好,材料都放好了吧我明天再点哦,你先去睡觉,我还有文件没弄完。”缘川说着,头也不抬地继续奋笔疾书,“呜哇,最近现世的课业超忙的——结果本丸这边也好忙……年终什么的最讨厌了嘤嘤嘤。”
话语里有无法掩饰的疲惫。
鹤丸跪坐下来,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很显然那不是他可以帮上忙的东西,相反平日里他经常捣乱使处理文件的速度变得非常慢,在战场上他可以挥刀斩尽敌军,在这里,他能做的只有陪着她。
“主殿很困了吧,该休息了。”在缘川打了第三次哈欠之后,鹤丸提议道。
摇头。
“必须要做完啊……拖到明天可能就不想做了。”她说,“鹤丸你陪我说说话吧,我怕我写着写着趴桌子上睡着了。”
“好啊,说点什么?‘那些年我整过的刀’还是‘我与主殿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都是什么!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
“哈哈开玩笑,说起来主殿你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呢,真是不容易啊。”
对啊,真是不容易,又要为自己的非洲血统心塞又要为你们这群老顽童头痛,还有大堆的工作……
“我还记得主殿你锻出我的时候可高兴了,眼睛里都能冒出星星,跟我之前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哦?哪儿不一样?”
“她们的头发没你梳得丑。”
明明是清光给她梳的头发!再说鹤丸来了之后梳头这件事就全权由他负责了,跟她半个小判关系没有。
“主殿梳发髻一定很好看。”
“噫,电视剧里那种吗?不要。”看起来好重。
“不是哦,很简单的那种。”鹤丸起身绕到她背后去拆了她的橡皮筋,有模有样地给她挽发,手艺倒是勉强过关。
“这种相处模式好老夫老妻……”缘川小小声吐槽。
“主殿能认可我们的关系我很开心啊。”鹤丸笑眯眯地吻了吻她的头发,赞美道:“真漂亮。”
缘川手一滑险些在纸上又添一笔杠,一反常态地没有出言训斥,从鹤丸的角度看她的耳尖已经红了。
“写完了?”
“嗯。”缘川伸了个懒腰,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瘫掉了。
“我有礼物给你哦( •̀∀•́ )”
“嗯?”
四四方方的红色绒面盒子,缘川的手有些抖,但没打开,“啪”的一声把盒子往桌上一放,强迫自己挪开视线。
“现在好困只想睡觉……明天再说。”
“嗯。”明天精神地拆礼物也好。
“鹤丸晚安。”
“主殿晚安。”

END

评论
热度(28)
  1. 安静产粮自萌的叶梗也叫桃记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转载了此文字
    (・‘ヘ´・;)ゞ!

©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