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梦百,月歌等,不定时看心情产粮,坑品奇差。
目前沉迷于艺术之星和月歌,非常心动。
特别好勾搭,但请有基本礼貌。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舞动青春】清雫·一个路人摄影师的流水账

 ★还没来得及补漫画,所以私设遍地走,有一点点综漫元素不过可以忽略

★时间线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从国外留学回来【私设

★虽然想写那种经过打磨之后成长了的样子,性格上改动了一点,不过看上去更像OOC【哭着

★是个系列文,下一篇大概是婚礼?

★清雫大法好!


“From 薰前辈:过两天我要去看一场国标舞比赛,要跟我去找找灵感吗?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已经连续一个星期被作业折磨得快半死不活的我想了想不过关的后果,一咬牙答应下来,还特地详细询问了注意事项。

一切罪恶【划掉】都源于我们亲爱的老师布置的作业——“让我看到最奇妙的情感”,只有这么一句描述,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按照学校的规定,不过关的话就要补考,补考还不过,就要退学。

超严重的好吗!我都被老师蹂躏两年了,两年里还好不容易死缠烂打勾搭上了女神,怎么能在最后一年挂科!

范围太广了啊。

亲情已经是快被拍烂的题材,很难出彩;爱情方面我只想拍女神和她男票因为这是我吃过最甜的CP没有之一,然而女神如今在国外演出;友情的话,好素材又比前两个更可遇不可求……天啊为什么我是摄影专业的。

“From 薰前辈:没什么要注意的,服装得体,化不化妆随意,特别给你要到的拍摄许可,不影响他人尤其是选手就行。到时候我来接你。”

希望明天能有所收获吧。

   

“薰前辈!让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向面前这个只比我大一岁的前辈鞠躬道歉,内心斥责着起晚了的自己。

前辈全名为睦月薰,大小姐一位,跳级就读于东大三年级,有个叫名月纱纪的摄影师马甲,在圈子里很有名气,不过脾气意外的挺不错,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在我心中排行仅次于女神。

“没关系啦,我们也才刚到。”前辈拉着我坐在轿车后座,“反正我和哥哥今天都很有空。”

前排开车的青年说:“我才没有很闲哦?送完你们我还要去和队友排练。”

坐在当红偶像开的车上是什么感觉?我已经拒绝去思考了。

前辈察觉到了我的不自在,善解人意地跟我讲起了比赛相关的事情。

“不过说是比赛,冠军是谁也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吧,毕竟兵藤和花冈参加了比赛。”前辈她哥说。

“也是,从国外留学回来,估计已经强大到难逢对手了。”前辈赞同道。

一直是女神厨的我不经大脑地接了一句:“怕不是忘了被公主殿下①支配的恐惧。”

兄妹俩默了几秒,前辈语气沉重道:“舞坛被姓星川的人刷屏多少年了都,好不容易鹤姬转领域了,别再提了。”

……哦。看来当年都是在别的领域被支配过的人。

  

一到会场我就知道比赛大概会比我想象中的有意思,选手们普遍颜值很高,尤其是千娇百媚的小姐姐们。

“再看也不会找到比鹤姬更吸引你的人了,你这个鹤厨。”前辈吐槽。

她给我指了传说中的兵藤清春和花冈雫那一组,意料之中的,是超高颜值的一对,两人正交谈着,然后兵藤清春好像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一样看向了我这里,不过很快又转回去和花冈雫说话了。

“他们两个,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跳舞,现在是情侣哦。”

“青梅竹马又志趣相投啊,真是不错,可是类似的CP我已经吃了女神和她男票这对了。”

“鹤厨闭嘴。”前辈敲了一下我的头,“不过,确实也挺相似的……啧,这么一说我没法直视兵藤了。”

“?”

“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的世界里对方已经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抛开这点不谈,你知道那位一条寺君实际上是个什么性格吧。”

我当然知道。那是个占有欲很强,恨不得女神只关注他一个人的病娇少年呢,可是女神喜欢我也没办法。

“兵藤他,虽然没有那位那么严重,不过这么多年来,雫即使中途换过舞伴,最后也还是回到了他怀里,他们两个之间早就容不下其他人了——光是这件事就已经很厉害了呢。”

“……哇哦。”

“流程里有一个环节是独舞,你可以在那之前选好要拍的对象,独舞的时候拍个够。”

“你刚才都说了这么多了,我除了清雫组之外还能对谁感兴趣呢?”不过独舞环节再拍倒是个好主意,现在可以先看看比赛。

前辈笑着说:“欢迎加入清雫教。”

“那是什么鬼啦!说得好像是什么邪教一样!”我吐槽回去,“啊,开始了。”

我对国标舞了解不多,不过作为一个成绩还过得去的艺术生,基本鉴赏能力还是有的,这对舞者确实非常出色,出色到硬生生压过了其他所有组合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地只注视着他们,被他们的舞蹈感染,为他们的表现赞叹——他们仿佛便是这舞池唯一的光。

……帝后。

嗯……这一趟来对了。

“真是厉害的气势啊……成长了很多呢,他们。”


舞伴本来就是很奇妙的存在,这个我大概知道一点,而现在在他们的舞蹈中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该怎么形容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呢?并不纯粹是爱情,像对手,又像挚友,此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眼神却不带有普通情侣对视的甜意,而是火般的炽烈,仿佛能将人燃烧殆尽。

可惜我不是隔壁文学专业的,无法把那样的美用言语更好地形容出来。

真是美妙的羁绊, 爱人也好,对手也好,他们注定纠缠一生,一直一直这样下去。

“清雫组的安利,我吃了。”我说,“我有预感,这次作业我能拿优秀。”

 

最后当然是兵藤清春他们拿下了优胜,花冈雫还得到了“舞池女王”的奖杯。

我一张张查看着拍到的照片,惊恐地发现每一张都很不错,顿时陷入了选择困难的地狱。

这个时候刚刚离开了一会儿的薰前辈带着两个人回来:“兵藤和雫说想看看照片。”

……原来你们认识的吗?

两人都已经卸了妆穿了便服,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气场一下子柔和了许多,没有了之前场上锋芒毕露的样子。

“当然可以。”我说,“换个地方聊?”

 

最后只有我和这对舞者情侣坐在了咖啡店里,薰前辈有事先行离开了。

我咬着奶茶的吸管,看着对面的小情侣挨在一起看照片,只感觉被塞了一嘴狗粮。

“睦月桑跟我们说过情况了,照片拍得很好。”日常版的兵藤清春像薰前辈一样有张好像总睡不醒的脸,看起来倒是意外的很乖,“可以给我一份吗?”

“当然可以。”我笑了,“交换个邮箱?我回去打包了发给你们。”

少年看了身边的花冈雫一眼,貌美如花的小姐姐在便签纸上写下了自己的邮箱,还笑着向我道谢。

“不用谢啦,我还担心把照片当成作业交上去会不会给你们带来困扰,因为我觉得一定会被选为优秀作品展出呢。”这可是对我自己和对他们的信心,“你们真的很棒,不自觉就拍了很多啊,现在倒是烦恼该交哪一张了。”

“那还真是荣幸。”花冈雫笑出声来,眉眼弯弯的很是好看。

话语间我这个厨难免提到了自家女神:“说起来我有个认识的人,虽然主修的是器乐,不过以前也跳过国标来着,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她叫星川鹤姬。”

“……”他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从刚见面以来一直保持的成熟礼貌的模样终于有了点少年该有的生动。

不过,“你们又是认识的?”

“认识十几年了哦。”花冈雫说,“说起来,我们在一起的事情还没告诉她诶,同学你回去之后顺便告诉她一下吧。”

这么随意真的好吗!

总的来说算是交流愉快,分别的时候我郑重地对他们说:“请一定要一直一起走下去啊。”

“那是当然的。”回应我这句话的是兵藤清春。

 

我回到学校,给花冈雫发出照片包之后,独自一人在宿舍纠结到凌晨三点钟,才从一堆照片里选出了自认为最好的一张,踩着老师规定的死线交了上去。

然后我又给花冈小姐姐发了一封邮件:“将来你们的婚礼如果需要摄影师和特效师②的话,我提供免费服务哦,绝对高质量的!”

哦差点忘了,“To 鹤姬:今天出去拍摄,遇见了兵藤清春和花冈雫,是你的熟人呢,他们让我转告你,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

女神那边正是白天,秒回:“早就知道了,那两个人哦,瞎子才看不出来是一对儿。”

 

后来我收到了花冈雫的回复:“谢谢你的照片,特效师已经被鹤姬承包了,摄影师的位置可以给你留着。”

我交上去的照片果然在优秀作品之列,散发出来的艺术之光③绮丽而绚烂。

我想起了之前作为我高二升级考试作业的那张照片,拍的是我女神和她男票,平日里都是一副清冷模样的少年与少女相视而笑,当时甜蜜的气氛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我给那张照片取名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而我给这张照片定下的名字是——“默契是最无声的情话”。


①属于我在去年十月番超心动的文坑的原创人物,星川鹤姬(Truhime),算是活跃在我每一个文坑里坚定不移的助攻角色……因为名字里的“姬”读作hime,同公主,所以又被戏称为公主,主修竖琴,不过学的其他东西很多

②超心动的背景设定就是魔法艺术家,通过艺术创造可以发出艺术之光,其实看看设定也就个特效师【x】

③艺术之光的解释同上

评论(2)
热度(11)

© 钟离紫汐消失三个多月 | Powered by LOFTER